首页 > 社会 > 正文

云南镇雄被强行结扎男子:一辈子不想再回那个地方

来源: | 2017-02-15 06:50:09

  42岁男子胡正高被强制结扎,他称双方发生冲突,混乱中他的脖子被打伤。

胡正高被结扎后,镇计划生育服务所给出的证明。

  新京报讯 (记者孙瑞丽 实习生李瑾)2月8日晚7点多,42岁的胡正高正在镇上朋友家聊天,被突然闯入的十几个人带走,来人说是“镇政府的”。他被告知,因其违反计生政策,要去做结扎手术。目前,省市两级卫计委已介入调查。

  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,是胡正高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成长的地方。这次春节,他带着妻儿回老家探亲,却被强制带上了手术台,做了结扎手术。

  2月14日,针对胡正高被罗坎镇政府强制结扎事件,云南省卫计委在其官方网站通报,责令昭通市卫计委展开调查。“早上已经派人去了镇雄县,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。”昨日昭通市卫计委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调查结果出来后会第一时间通报。

  “省市两级卫计委已经介入调查,我想我就更不能接受采访了。”面对外界的关注,镇雄县委宣传部一熊姓负责人表示,省里已经在调查,自己也只能等待结果。

  胡正高20多岁离开家乡之后,很少回去。如今,他的户籍已经转入四川省。

  他2000年前跟前妻育有3个孩子,离婚后,他带其中一个孩子生活。因为跟前妻违反了计生政策,胡正高在2000年接受了计生罚款,前妻被结扎。

  2015年,他跟现任妻子在四川再育一子。彼时,他在四川专门咨询了居委会和户籍科,均表示没有问题,小儿子的户口也顺利办理。

  2月11日,胡正高在微博曝光了自己的遭遇。他说,做手术前,他因为反抗,在镇政府被打伤。

  胡正高对新京报记者说,这次回云南,原本打算为家乡援建200所“爱心书屋”,但经过此事,身心受到重创,他这一生再也不会回去了。

  据悉,镇雄县委县政府也已成立由纪委参加的调查组开展调查。

  ■ 对话

  “一辈子不想再回那个地方”

  “有人悄悄要两万元保证金”

  新京报:事情发生时你正在做什么?

  胡正高:2月8日晚7点,那天是阴天,我春节回老家探亲访友,当时我正在罗坎镇一个朋友家里聊天,突然来了十几个人,来了直接跟我说,“跟我们走一趟”。我离开家乡20多年了,很多人都不认识,我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他们问我,你是不是胡正高。

  新京报:十几个人都没有说明来意吗?

  胡正高:他们没有表明身份,但是我觉得二十多年不回来,一回来就十几个人一起找我,肯定就是镇政府的人。后来我问,他们果然说是。

  其中有两个人跟我说,让我走一趟,是计划生育的事。我不太明白,因为我现在的户籍在四川,另外我跟我前妻2000年前生育了3个孩子,但是当时已经接受了应有的罚款,我跟现任妻子2015年生育一个孩子,孩子是四川籍,当时在四川上户口,也没有人说我违法。

  我跟他们解释了,但是有两个人很凶,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子冲我吼:“少废话,跟我们走!”

  他们自始至终也没有亮明身份。

  新京报:你被带到了哪里?他们最初是怎么跟你沟通的?

  胡正高:带到了乡政府一个办公室,办公室很大,当时我坐在一个角落,刚开始我不愿意在这里结扎,我跟他们说要讲法律,不能随意侵犯我的人身自由。他们根本不听。

  后来过来两个人悄悄跟我说,如果你不愿意结扎,交两万块钱也行。这两万块钱是保证金,交完我写个保证书。隔几天如果来做手术,钱就退给我,不来的话钱就不退了。

  新京报:你有没有追问违反了计划生育哪条法规?

  胡正高:他们说我合并计算,总共生了4个小孩,违反了计划生育法。还说我是按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政策,一定要我结扎。

  镇上老百姓忌讳谈计生政策

http://www.gzcsly.com/VoZnE1oQ9y/8953678995.html

  新京报:你在微博里写还发生了冲突?

  胡正高:对,我拒绝他们之后,一直强调他们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强烈表示我要走出办公室,回家。这时十几个人上来就把我摁住了,一个戴眼镜的在我脸上打了一拳,混乱中我脖子上也受了伤。

  这种混乱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。

  新京报:当时你老婆在场吗?你们报警了没?

  胡正高:当时我老婆刚来,看到我挨打,她很着急,很愤怒,就大喊“无法无天了”,然后上来几个人就把我老婆也摁住了。

  后来我老婆报警了,但是来了几个民警,根本不理我们,我把伤口给他们看,他们也不看,还很严肃把手一推,说:“请你配合他们的工作。”

  然后警察还把我老婆带走了。

  新京报:警察把你老婆带走时说了什么?接下来你怎么跟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沟通的?

  胡正高:警察说带走我老婆是为了解情况。我老婆被带走后,十几个人轮番跟我说,你这个事情,镇党委书记已经知道,说:“你必须要做这个手术,你不做,你老婆就是扰乱公共秩序罪,要拘留15天,你做了,我就跟派出所说说情。”我只能配合。

  新京报:手术在哪里进行?手术顺利吗?

  胡正高:手术在镇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里进行,里面有一个手术台。手术就半个小时,完了之后,伤口有点疼,但能下地走。

  新京报:做完手术几点?你老婆放出来了吗?

  胡正高:做完手术是2月9日凌晨1点多,我给我老婆打电话,她还在派出所,我就找到镇党委书记,说我做完手术了,能把我老婆放了吗?书记说,你回去吧,我给派出所打电话。

  新京报:发生这件事时,你在镇上的朋友有没有帮助你?

  胡正高:他们给我打电话,让我带着老婆孩子赶快离开镇上,能走连夜走。

  新京报:你在镇上的朋友们还有类似的经历吗?

  胡正高:我朋友们说,镇上的计划生育一直抓得很严,当地的老百姓都很忌讳谈计生政策,以前也有镇上的人因为不配合家里被砸的案例,朋友们都怕我再有麻烦。

  原本回乡要建200所爱心书屋

  新京报:你经常回故乡吗?

  胡正高:不常回来,就清明节会回来。我在这里生长了20多年,生活所迫,才去外面谋生。家乡很穷,家乡人很艰辛。

  新京报:你这个春节怎么想到回来了?

  胡正高:我是做公益的,去年帮助云南丽江、贵州六盘水、四川凉山等地方建造了十几所爱心书屋。镇雄县也是贫困县,我对这个地方有感情,今年回来,是想联系我们本地政府,想帮助这里建造200所爱心书屋。

  新京报:你联系当地政府了吗?

  胡正高:还没有,因为我们当地都是过完元宵节才算过完年,我是打算过完元宵节再去找政府。我在四川还有别的工作,要不是因为这件事,我早就走了。

  新京报:你原本打算怎么在当地建200所爱心书屋?

  胡正高:我有一个公益圈,可以募集很多旧图书,有些爱心人士还自己掏钱买了新书。

  新京报:现在你对家乡是什么感受?

  胡正高:很无奈、很绝望。不去基层政府,你就不能感觉到他们的无礼和傲慢。

  新京报:你以后还会再回家乡吗?

  胡正高:发生这种事,一辈子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。

  本版图片/受访者提供

聚焦
热门推荐
图片
Top